成魔君

一个瞎刻章的
没cp也不找cp
2759。紫冰。曦瑶。花怜。不拆不逆。
小师叔。隼人。研磨。心头肉
宝井理人❤️❤️❤️

【曦瑶车】裂冰的血泪史

刺激!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cp曦瑶

#裂冰play

#ooc严重

#ooc是我的,人物是秀秀的

#不喜勿入

#前方高能

#如果敛芳尊喝醉了变成了小孩子心性

#惊!敛芳尊喝醉了居然会做这种事

#大家好我是墨悲丝染,今天车门焊死了咱谁也别下车





大家好,我是裂冰。

对,就是泽芜君那把萧。

今天含泪说出这段血泪史,就是要控诉一下我主人和主母这对狗男男!

想我裂冰,虽然是把萧,但是……

我也是有尊严的!

而我的主人,泽芜君蓝曦臣,居然任由我的主母,敛芳尊金光瑶,拿我做那、种、事、情!

羞耻!一点也不雅正!

具体是哪种,详情请见下文。

我没脸说。






云深不知处·寒室

蓝曦臣和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里里外外找了一遍终于在寒室寻着金光瑶和魏无羡的时候,场面是姑苏双璧怎么也没想到的。

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魏无羡一脚踩在凳子上一手端一个酒碗仰头一口干一手还扒拉在一个酒坛子上准备倒,金光瑶看似优雅地一只手端着个酒碗小口饮下两颊的绯红却彻底出卖了他。

蓝家妯娌喝醉了,还醉得很严重。

“二哥哥!”魏无羡看到蓝湛,放下酒碗酒坛三步并作一步走地扑过去,“二哥哥,你看我没喝醉哈哈哈!我赌赢了哈哈哈哈——”

“嗯,”蓝忘机一边应着他,然后把魏·明明已经醉了硬要说自己没醉·无羡抱了起来,看向蓝曦臣,“兄长,我先带魏婴回去了。”

蓝曦臣点点头,走向了端着酒碗的金光瑶。

金光瑶醉酒的样子,蓝曦臣是真的没见过。

八面玲珑的敛芳尊向来最擅长掩盖自己的情绪,怎么会容许自己在外有醉酒这般失仪的表现?

然而这一次,金光瑶是真的醉了。

白净的脸颊染上了胭脂般的绯红,更衬得眉间那点朱砂殷红如血;双眸微眯似染上了雾一般的朦胧,淡粉的唇沾上透明的酒透着水润的光泽,见他走到面前,金光瑶抬眸,勾勒起一个浅浅的笑容:

“二哥,你来了。”

“阿瑶,多饮伤身,勿要再喝了。”蓝曦臣伸手去拿他手中的酒碗,却被端着酒碗的人儿笑嘻嘻地躲过。

“我不。”金光瑶说着,又是喝了一口,“我可不想比不过魏无羡。”

敛芳尊何曾这样小孩子心性过?

“阿瑶,听话。”蓝曦臣忽然在想,是否他喝醉时金光瑶也是这般头疼,“魏公子醉了,忘机已带他回去了,你比过他了。”

“真的?” 听这一句话,金光瑶歪了歪头,转眸看去确实没了魏无羡的身影,金光瑶才放下酒碗,唇角含笑地往泽芜君怀里倒。

“二哥,我还没醉,我赢了。”

“是是,阿瑶赢了。”

蓝曦臣忙接着金光瑶将他抱起,怀中的人不安分地动了动,将头靠在他肩上,手揽上他的脖颈,温热的气息吐在蓝曦臣颈间,微痒的触感。

“二哥,你是不是觉得我醉了?”金光瑶的语气听上去带了几分小孩子气的不满。

“二哥知阿瑶没醉。”此情此景,蓝曦臣也唯有顺着金光瑶的意思来,好声好语地相劝。

“那二哥为何不让我自己走?”

“……”

为什么,因为阿瑶你现在一走路就倒啊。

蓝曦臣,无奈到极致。

“二哥,你回答我啊,为什么不说话?”金光瑶却是较上了真,一个劲要蓝曦臣给他个说法,“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我自己能走,不用你抱。”

“阿瑶,莫闹。”

蓝曦臣没了辙,只得将金光瑶放下,改为用手扶着他,谁知金光瑶这喝醉了闹脾气似的扶也不要扶,刚挥开蓝曦臣的手走了几步就左右重心不稳摇摇晃晃前倾后倒,然后一头准确无误地栽在了床上。

蓝曦臣:……阿瑶你开心就好。

“阿瑶,你先躺一会,二哥去帮你打些水回来。”蓝曦臣上前帮他除了鞋袜和外袍又体贴地把被子给他盖上,却也不说是去取醒酒茶,省得醉酒的金光瑶听着了又要发小孩子脾气同他闹。

虽然这样的阿瑶很可爱…不不不我在想什么还是去拿醒酒茶吧。

“二哥……”金光瑶掀开被子伸手拉住蓝曦臣,“别走。”

“二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泽芜君,哭笑不得。

“阿瑶何出此言?”蓝曦臣俯身,轻轻在金光瑶的额头上一吻,笑得温柔,“二哥此生只爱阿瑶一人。”

“那二哥怎么证明?”

金光瑶一脸我不相信,就拽着他不放了。

“阿瑶希望二哥怎么证明?”

“我要的东西,二哥都会给吗?”

“那是自然。”

“那……”

金光瑶左看看右瞧瞧,指尖突兀地捧碰到一个冰冰凉凉的物事,他定睛一瞧,是蓝曦臣的裂冰。

醉酒的人浑身发热,一下子碰到个冰凉物事得降温之效更是不肯撒手了。金光瑶抓着裂冰,抬头看向蓝曦臣。

“我要这个。”

蓝曦臣毫不犹豫取下裂冰,任由金光瑶拿了去,伸手抚过他柔顺的发。

“二哥马上就回来,阿瑶等着二哥好吗?”

“嗯,好。”得了裂冰的金光瑶将玉萧贴着脸颊,发热难耐的感觉一下子降下去了大半。

蓝曦臣又亲了下金光瑶的额头,便是出去取醒酒茶了。


金光瑶抱着裂冰,兀地想起了魏无羡方才说的那段话。

“哈哈哈哈嫂子,你…你知不知道,有时候我就觉得你和大哥,太、太玩不开了。”魏·喝醉了什么都敢说·无羡拍拍金光瑶的肩道。

“二哥那是雅正端庄,”金·醉酒状态·光瑶饮一口酒,白了魏无羡一眼,“又不是谁都似你夷陵老祖脸厚比城墙。”

“嫂子,话不能这么说啊……”魏无羡一摆手,神秘兮兮凑到金光瑶耳边,“嫂子,我给你说,我和二哥哥就曾经用避尘……”

“怎能如此!”金光瑶听到这个,本就因醉酒而红的脸似乎更红了。

“怎么不能了?就是冰了点…大嫂你和大哥就没试过吧?”魏无羡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端着酒碗又干了一口,这时候蓝曦臣和蓝忘机就破门而入了。




点我看泽芜君敛芳尊裂冰play




大家好,我还是裂冰。

现在我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什么都不想说,只想洗个澡。

可我的主人抱主母去洗澡了,管都没管我!

没萧权!

看见了吧,我的主人和主母是有多不雅正!

什么,你问为什么敛芳尊会和夷陵老祖喝酒?

好像是因为他们打了个什么赌,先喝醉的就要怎么怎么样来着。

不管他们打什么赌,反正最后两个都没下来床。

呵呵,活该。

什么,你问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你的节操呢?!

我裂冰今天就要打死你!

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了,有下一次我也不希望主母带上我。

我只是个宝宝。

生气。

评论

热度(1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