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魔君

一个瞎刻章的
没cp也不找cp
2759。紫冰。曦瑶。马场林。花怜。
不拆不逆。
宝井理人❤️❤️❤️

【马场林】ABO+双人PK(肉)

嘿嘿嘿🌝🌝🌝

京兆尹USAGI:

抱歉拖了这么久才发。
ABO向。
这里是双人PK,完整版放在结尾链接了。
打斗全靠YY,bug请务必忽略。
OOC max。


林宪明用袖子擦了一把流下来的血,捂着肚子喘了两口气,把散开的头发重新绑了起来。


“我说,要不今天就这样算了吧。”马场把武士刀收回了鞘,无奈道。


“哼。”


“我懂你想要尽快变强的心情,可太过勉强是会伤到自己的,况且最近你的身体很不稳定,万一……”


“我知道!吵死了!”


“所以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们吃豚……”


“够了!”


林宪明突然弯腰捡起匕首,也不问问马场准备好了没有,就径直向马场冲去。


“还是太性急了。”马场心道。


原本刺向头部的匕首刺了个空,林宪明后撤一步,又挥刀向马场胸前划去。


马场侧身用武士刀挡下这一击,刀锋向右微偏,与匕首的刀刃相摩擦,利用武士刀的长度优势反手横劈过去,林宪明来不及收刀抵挡,只能后跳一大步勉强躲过。


虽说躲过了身体部分,可衣物还是被划破了一些,林宪明顾不上理睬,再次挥刀出击。


马场一边扭转着身子左躲右闪,一边说道:“你的每一击不要太绝对,要给自己留一些防御的空间,还有你下盘不稳,很容易被攻击。”


说着,武士刀又一次从下方划过,这次的角度很是刁钻。


林宪明正如马场所说,光顾着一味地攻击,疏于防御,只好再次狼狈后退。


马场心知他已经被胜负欲冲昏了头脑,不打到彻底脱力是不会放弃的,于是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双手握柄,约三尺长的武士刀自上用力劈下。


林宪明抬手想用匕首抵挡,却被震得虎口发麻,只能眼睁睁看着刀柄脱手。


他下意识从腿袋上掏出另一把短刀,瞅准马场攻击的间隙刺去。可疲惫的身体跟不上思维,没注意到地上有一块凸起的石头,被绊了一跤,膝盖一软便要摔倒在地。幸亏马场反应迅速,伸手托住了他的腰。


“你是真的太累了,不是你能力不足。”马场把他揽入怀中,安慰道。


本来柔弱的omega身体素质就比不上天生身强力壮的alpha,但自家这位omega又过分的争强好胜,不愿意落下别人一头。


加上前几日的工作吃了大亏,险些丧命,所以现在拼了命地想要尽快提升自己。


虽说想要变强固然是好事,可也要看情况,这段日子又碰巧是特殊时期,万万不能出了什么差池。


林宪明咬唇不语,临近发情期的他身体愈发虚弱,对alpha信息素的感觉也越来越敏感,单是这样搂抱着,身体对alpha的渴求就在疯狂叫嚣。


他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不能太过拼命,可想与身边人并肩的愿望又在唆使他不顾一切。现在平静下来看待方才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不可理喻,可怜马场好心劝自己还被自己骂……


“抱歉。”林宪明红了脸,抱紧了马场。


“没事。”马场摸了摸他乱掉的头发,轻声道。


“走吧,”马场一把抱起林宪明,“我们回事务所吃豚骨拉面,吃完了再好好休息一下,要练的话明天再说。”说着随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林宪明怒不可遏,“你先放我下来!我要杀了你!笨蛋马场!”


马场无视他的胡蹬乱踹,“哦对了,正好明太子吃完了,我们顺路去买吧……”


第二日,休息完毕的林宪明威风凛凛的站在空地上,转动手腕耍着花刀,扎得高高的马尾随风飘起。


他刀尖向前一指,下巴轻佻的扬起:“笨马,过来受死!”


马场失笑,不过看自家omega现在精神这么好,也稍微放下心来。他拔出武士刀,随手向后一挥,小步跑着,拉近与林宪明的距离,举起刀向他劈去。


林宪明抬手相抵,两刀相交的那一瞬间,他就意识到自己在力量上不可能占上风,于是稍稍调整了姿势,瞅准时机收刀从下方攻击。


林宪明速度很快,作为omega身材也比较娇小,他放低了身子的重心,锋利的刀刃直逼马场的腹部要害处,马场反应也很快,放弃出刀,侧身避开了这致命一击。


“没错,”马场赞赏道,“在力量上你作为omega是不可能胜过alpha的,但是你可以利用身材以及你的速度优势,让敌人来不及抵挡。”


“这种事,不需要你说我也知道。”林宪明嘴上不屑道,心里却小小的骄傲了起来。


劈!砍!挑!刺!林宪明的动作越来越敏捷,攻击也密集了起来,一把匕首在他手中舞得眼花缭乱,饶是马场一时间也被打得连连后退。


林宪明像是在为昨天报仇一般,刀尖有意无意的划破了好几处衣物,东露一块西露一块的马场现在看起来滑稽无比。


“哈哈哈,”林宪明得意地笑了起来,“仁和加武士也不过如此嘛!”


“是吗?”


马场突然改变了攻击方式,武士刀由自上而下的劈砍变为了上挑,刀尖快而猛地划过林宪明的手腕,正在挥刀中的林宪明反应不及,匕首差点被挑飞。


“好险!”林宪明后退一步,心有余悸地捂着渗出一道血痕的手腕,心道。


“预判慢了一点,在自己做出攻击的同时,就得考虑到对手会向哪里反击,不然等对手攻击过来时,就已经晚了。”


马场嘴上喋喋不休地说教,眼睛却一直盯着林宪明的手腕,好像在为刚刚的失手懊悔。


林宪明喘了口气,随手抹掉了血,把刀换到另一只手上。


“再来!”


话音未落就冲了出去,锋利的刀刃在马场眼前划出十字。马场举刀抵御,可林宪明攻击更甚,看来左手拿刀不仅没有什么不便之处,反而角度还更加刁钻了起来。


“不错嘛。”马场赞道,从容地将那些攻击一一格挡了下来,同时见缝插针地反击。


林宪明不语,按照马场刚刚所说的话,预判他的下一步攻击,不论是横向还是斜向都尽数避开,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虽说你左手拿刀在攻击方面并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你有没有发现,你的右侧身体,有极大的防御漏洞?”又打了一会,马场突然说道。


林宪明心中一惊,连忙改变姿势,可还没等他调整过来,武士刀就已经钻空子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好吧,是我输了。”林宪明今天倒是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马场把刀收回了鞘,一把抓起林宪明还在流血的右手,看了一下说道:“我们回去包扎。”


林宪明难得没说什么,乖乖的任由马场拉着自己往前走,温顺得不行。


可还没走几步,马场突然嗅到空气中有一丝不对劲的气味,脑中轰的一炸,惊讶转头,果不其然看见林宪明面红耳赤的低着头,从他身上散发出的omega信息素味道越来越浓。


“怎么这个时候进入发情期了?……这也太突然了吧。”他喃喃自语道。


完整版↓评论有链接。
https://shimo.im/docs/wudr39zECs4q9aRQ

评论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