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魔君

一个瞎刻章的
没cp也不找cp
脆皮鸭爱好者
宝井理人❤️❤️❤️

【AWM】sosoX花落#你是我种在心尖上的Flower

你是我种在心尖上的Flower!!!


我在马路边捡到五分钱:



时隔许久的sofa小甜饼!不是我不出锅,小说太好看了,游戏太好玩了,学习太快乐了,我控几不住记几啊!


------------------------------------


       soso还记得,自己与花落初见面的那天。




       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炎夏中裹挟着清凉,沁着丝丝缕缕梅子的气息。就像坐在电竞椅里的少年,干净又美好,让人如沐春风。




       花落当时也就十几岁,soso比他没有大多少,也就几个月。少年推开键盘站起来,向他一步步走来,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你好,我是花落。”




       那个笑容,让soso毕生难忘。


 


       时隔多年,两个人已经在一起有一阵了,soso还是会时常想起那一天的情景,或者在梦里像看电影似的回放一遍。




       比如这天早上。


  


       soso在梦中重温了一遍和花落的恋爱史后睁开了眼,窗外太阳正好,耳边是恋爱史另一位男主角均匀的呼吸声。




       睡得还挺香。




       这都自己昨天晚上辛勤劳动的功劳。




       soso没脸没皮地想着,搂着怀中人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阳光透过百叶窗洒下来,在花落干净好看的脸上投下一片斑斑驳驳的阴影,半长的睫毛随着呼吸的频率微微翕动,全然没有了在比赛场上一狙爆头的凌厉之气。soso出神地盯着自家男朋友,就是这个人,让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沦陷。




       可能是察觉到了身边人的异样,花落扭动了一下身子悠悠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眸深邃,像溺死人的深潭。




       花落脸有些微红,心里的小鹿已经快一头撞死了,却还是不轻不重地推了他一把:




       “看什么呢?我就这么好看?”




       “是啊,就这么好看。”




      soso丝毫没有被发现自己视奸男朋友的尴尬,承认得倒是干脆,坦坦荡荡,还顺便吹了一把自己男朋友。




       花落不自然地舔了舔唇,男性早晨的某种生理现象告诉他,不能再听这人继续扯皮了,不然今天的早饭就可以不用吃了。


   


       谁让他soso撩起人来不带打草稿的!




       花落最终还是给了soso一脚催他赶快起床。soso坐起来靠在床头,眯着眼欣赏着花落穿衣服的样子,修长的手指勾着衣领系衬衫上的纽扣,给人一股强烈的视觉冲击感。soso被这一幕冲击得差点昏了头,索性别过脸去穿自己的衣服。




       “操。”花落穿好衣服,正要站起身,腰间传来一阵酸痛让他站不住脚又摔回到了床上。花落一边呲牙咧嘴地揉着腰,一边狠狠瞪向罪魁祸首:




       “操,你他妈昨天晚上做了几次?发情期吗?”




       soso无辜地眨眨眼睛,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委屈巴巴可怜兮兮:




       “也没有很多啊,是你昨天晚上太诱人了,一直说想要想要的,我一时没忍住,多来了几次。”




       “好了,你将一个月没有性生活。”




       “为什么?!你昨天明明做得也很开心!”




       “……”




      花落不想理他了,腰部的疼痛缓解了一点,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门。




       好一个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把屌无情!虽然说拔屌的一直是他,但他还是不太习惯男朋友这床上骚气冲天嗯嗯啊啊哥哥我要好大不要停,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的性格。




       整个一接受完投喂扭头就走的喵星人。




       当soso穿好衣服来到训练室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花落已经坐在电脑前开始了一天的训练。俊朗的男人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眉头微微蹙起,薄唇紧紧地抿着。soso在一旁看得出了神,果然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




       一局结束,花落松开鼠标,伸了伸手指活动了一下指关节,向后一靠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打了个呵欠打算小憩一会儿。soso走过来把一杯水和一包饼干放在他的电脑桌上,伸手弹了一下他额头:“没吃早饭呢吧?凑合着先垫垫肚子,反正下午休息,中午我带你去吃火锅。”




       花落睁开眼,一看无奈地看着自己男朋友:“教练,so神,你清醒一点,现在离午饭点还剩不到两个小时了。”




       “啊,”soso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脸上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你最近起得有点晚,这不行。”




       “什么?!”花落顿时瞪大眼睛,仿佛不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磨着后槽牙低声道,“你怪我?你自己说说这都是因为谁!”


 


       “因为谁?我怎么知道?”soso心情甚好,将糊涂一装到底,趁队员们不注意悄悄地摸了一把花落腰间软肉,把花落摸得一阵腿麻。




       “因为你!你昨天晚上……”花落恼羞成怒,话刚说了一半才感觉事情不太对,又看到soso那张笑得促狭的脸,红着脸给了他一脚,“要训练了,你离我远点!”


 


       话虽这么说,花落还是没有拒绝soso给他做指导时的一些亲昵举动。




       soso也深知自家男友的尿性,死鸭子嘴硬,心比谁都软。就算把他惹毛了,哄一哄,诚心实意道个歉,实在不行亲两下操一顿,一些问题就都解决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早上连早饭都没吃的两个人开始感觉到饿了。soso早就在外滩一家著名的火锅城订好了位子,当下就开着车带着花落直奔过去。




       菜渐渐上齐,雅间里烟雾缭绕,锅里的调料泛着油光,餐桌上红的绿的各种菜蔬摆在一起,让人食指大动。服务员又摆上来两瓶啤酒,soso接过一瓶给自己倒上,又给花落倒上。




       “怎么突然想起来喝酒了?今天什么日子啊?”花落失笑。要知道soso平常是从不喝酒的,而且酒量也差得惊人,虽说喝啤酒没有一杯倒那么夸张,但至少也得是半瓶倒。




       “你不记得了吗?”soso正在往锅里放肉,油花噼里啪啦到处乱溅,“你先吃饭,我等一会儿再跟你说。”




       花落被吊起了胃口,也没什么心思吃饭了,想着今天按阴历阳历算都没有节日,洋节也没有,连个节气都不是,可谓普通到了极点。但是soso非说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把花落说的心里痒痒的,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第一次表白、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上床……花落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居然和soso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第一次”。




       soso一杯啤酒下肚,脸上已经微微有了些红晕,说话也不太利索了:“花……花神,你……你还没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怎么知道?你赶紧说。”花落被吊胃口吊得难受,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啊……”花落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想着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




       “你……你不知道,那天,你站起来,对着我一笑,我……我整个人都……都不知道在哪儿了……”soso又喝了半杯啤酒,被酒精激出红晕的脸朦胧在火锅升腾起的水汽里,给他平添了十二分的温柔与深情。




       “真的,当时我……我就想,这……这骑士团,我还真来对了。”




       “可惜,后……后来,我就扔下了你。留你一个人,我走了。我……我不甘心。”




       不知道是被水汽熏的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听soso说到这里,花落眼圈有点发红。




       “我……大好的青春,没有做出点什么成绩来,甚至……不能和喜欢的人一起站在赛场上,不能和你一起享受胜利的欢乐和失败的不……不甘……”




       “所以后来我……我回来了。但那毕竟不一样。”




       “我无数次想着要不然算了吧,但……但我一想到那天你……你的那个笑,你向我走近,那就是……那就是走近了我的生命啊……”


  


       soso猛地灌下去半杯啤酒,抬起头来盯着对面的花落,眼神有点迷离,却坚定无比。直看得花落心尖发颤,红着眼眶一句话也说不出。




       “我……我想陪着你。就……就算不是在赛场上,就算不是以队友和搭档的身份,只要能陪着你,我就不……不后悔。”




       soso说完这句话沉默半晌,突然站起身来,绕过桌子走到花落身边,蹲下身子,握住他的手,抬起头与他对视。




       “花神,你……你看到祁醉新发的那条微博了吗?”




       花落点点头。




       soso对着花落露出一个微笑,一字一顿,很慢很慢地说道:




       “他说,Youth是他刻在血肉里的Youth。”




       “而你,是我种在心尖上的Flower。”

【AWM 祁醉X于炀】女装福利补车

哇不要太好吃!!!

九山临汐:

*r18预警,有私设添细节 


可爱于队在线跳舞脱小裙子了解一下




p.s. 看见有些血书求补,只能说我何德何能啊……车技渣见谅




清水前作全篇→不带车的女装福利


顺便吐槽一下被个破车折腾一下午,刚开始直接发图没几分钟就pb了,害我要上电脑一张张截图做长图链接要嗝屁了,又是删又是发跟个精分一样……老福特的助手们真是敬业(虽然我还是很想竖某指orz